苗乡-风景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飞的鹰

它,高飞的鹰。不是经常飞在高空,而是常常静静俯瞰于高崖。它独立于陡峭的山崖,俯瞰着整个世界。

它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诠释着深邃,诉说着一段一老的传说:“飞得高的鹰,靠的不是翅膀,而是信念。”从此,野性与强悍便延续了一段放荡不羁的传说。

凄冷的天空,一声苍凉的雕鸣滑落在山间,凝结成历史。它便在我朦胧的视野中定格阳的轮廓里,千年不落。

伫立,凝望。它的伟岸凝聚了整个山崖的历史。我不得不下意识的仰视,抬起了右手,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与它作最神圣的交流。

蓦的,我发现那轮高速旋转的太阳也同我一样肃穆,凝神,成为它的点缀。它便凝结成一种灵魂,撑起千年不落的豪情。

诉说着一个不老的传说:愿有多大,力就有多大。

心有多宽,舞台就有多宽。

思想有多远,就能走多远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道弯弯

 

山道弯弯,伸向遥远。背上简单的小书包,带着书包里小的秘密,踏上了一条毛马路。在山道边奇巧的树枝上,悠闲晃动翻弄着简单的心思。

在山的那边,悬挂着我彩虹似的梦。

在那个狭小的山村里,偶尔会有新嫁到的姑娘,用常见的竹棍,和着上点听不懂的外音,比划着山外世界的稀奇。

我欣喜的,开始懂了。

一捆干稻草,演算着虚拟的产量。野草们肆虐争夺的球场上,有一个画得不圆的太阳。它正等待着落幕。

满身泥浆的小伙子,和着石灰的味道,竟有生命的喝彩;补丁缀上花衣,漂亮的小女孩更显可爱。 

一窝鸟儿在带刺的松树上张大嘴巴,缺少丰满的羽毛,飞不过那坐山坳。

宽宽的石板桥,缺少一双高跟鞋的挥舞。

无头无尽的小说,因为调皮的小狗,已由父亲送给火神欣赏,泪眼中,我看到主人公轻松地消逝。

窗外桂花树的果实,弹脱桂花芬芳的花瓣,一天天长大。

幻想着走上公路,走向远方的精彩。

此刻的天空,正有银亮的飞机,划出白色的航线。

去东方,运接曙色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拿砖刀的父亲

 

父亲,你拿起砖刀的那一刻,我觉得你才是一位真正的父亲。

一双布满老茧的手,却仍被风霜无情的割开。一条条伤口一一绽放。

拿起火机,点上一支香烟,开始麻醉自己。

窗外的桂树,开了又谢了,挂着秋天的一个故事。

结成一份心事。

远方,有个人在焦急的等待。你望了望窗外的桂树。喘息了一下。

看得见骨头的手,开始拿起砖刀不停息的挥动着。

仿佛,你就是银行中的印钞机。

没见过海参,吃过鱿鱼何妨,一碟花生米,简朴的生活。父亲,你却把它嚼得有滋有味。

每顿一斤老白干,是你最大的“奢侈”,也是你最大的满足。“其实,我也不想干了,等你毕业了,我就改行”。

你歉意的微笑,与简朴的话语,却让我好愧疚,我好茫然。

我的父亲,拿砖刀的父亲。你拿起砖刀的时候,就是一位真正的父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大07-1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徐海燕



公共服务

招生热线:0738-8610888 8610999  
办公电话:0738-8656829 传真: 0738-8656829 
学院地址:湖南省娄底市经济开发区 
潇湘职业学院 版权所有©1992-2019  
湘ICP备 05010860-1号